以土地权利共享为核心 四川探索乡村振兴“共享田园”新模式

川报观察 2020-06-22 17:20

川报观察记者 寇敏芳

6月初,成都郫都区棋田村,水稻田里一片绿色。村庄的一角,闲置老旧农房已经被推平,取而代之的是建设中的共享民宿。“我的房子也在里面,以后我的收入应该会增加,生活条件也会改善。”63岁的村民杨秀茹说。

今年初,我省正在当地启动试点“共享田园”改革,并从棋田村扩展到先锋、安龙、广福、战旗等区内其他村,探索“吸引城里人下乡,让原住村民受益”的新路。

以土地权利共享为核心 四川探索乡村振兴“共享田园”新模式

郫都区棋田村(郫都区委宣传部供图)

为何要改革?

设计者说:很多乡村既没有政策倾斜,也没有“网红”优势,只能通过改革增强内生动力,盘活低效土地成为切口

棋田村冬水坝农场是“共享田园”孵化之地。这块村里最大的冬水田因种植条件差,曾经是村党支部书记侯淘的心病,“土地效益低,产业发展找不到路子。”

省自然资源厅改革办相关负责人认为,棋田村代表着很多乡村的现状——既不是贫困村,没有政策倾斜;也不是旅游名胜,没有“网红”优势,只能通过改革增强内生动力。

以土地权利共享为核心 四川探索乡村振兴“共享田园”新模式

郫都区广福村(郫都区委宣传部供图)

随着城镇化深入推进,农村劳动力流失严重,谁来种地成为突出问题。与此同时,城里人的田园梦想又无处安放,与村民联建房等打“擦边球”式的操作缺乏政策保障,容易出现违法用地等问题。

“要实现乡村振兴,必须破解‘钱从哪里来,地从哪里出,人往哪里去,业从哪里兴’这四大问题。解决这些问题,不能靠乡村自说自话、自娱自乐,要让有能力、有技术、有资金、有情怀的人加入进来,把农村闲置低效的土地资源盘活利用起来,人、地、钱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。核心是‘三权分置’,要通过权利变活,换取村庄的发展。”省自然资源厅厅长孙建军说。

年初,在省自然资源厅的指导下,郫都区制定了“共享田园”建设指导意见,提出以城市中高收入家庭及“候鸟”群体需求为市场,以农用地和宅基地“三权分置”、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为抓手,以土地权利共享为核心,吸引城市居民下乡,以新村民或新农人的身份与原住民共享产权、产品、生活和生态,打造城乡融合发展新业态。

怎么改革?

实践者说:通过农村土地“三权分置”实现产权、产品、生活和生态的共享,形成“农民-土地-市民”双向联系

“共享田园”是通过农村土地“三权分置”来实现权利共享。共享的土地中既有农用地,也有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。

棋田村筛选出两期共享土地。第一期以棋田村八组冬水坝农场160亩农用地、曾家院子13亩集体建设用地和闲置农房为依托;第二期以青杠林、张家院子、杨家院子等近40亩宅基地和300余亩农用地为基础。

以土地权利共享为核心 四川探索乡村振兴“共享田园”新模式

安农书院(安农书院供图)

在农用地的共享方面,棋田村将村民承包的农用地进行集中,再分割给新农人认养。农地的所有权归集体,承包权归农户,经营权流转给新农人。但耕种需按照村里的产业规划和技术标准进行,村里依托农业科技公司统一提供种苗、技术和服务。“这样全村就能实现规模化、标准化种植,从而实现土地综合效益最大化”。侯淘说。

在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共享方面,村里一方面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,打造星级乡村酒店的共享空间,另一方面,将村里的闲置农房统一规划设计,改造为共享民宿。宅基同样“三权分置”,所有权归集体、资格权属于农户,使用权则流转给新村民。“将来,我们会建成房-地-院-园一体化的共享图景,所有的闲置资源都能产生价值。但要获得有条件、有期限的建设用地使用权,需要先成为新村民”。侯淘说。

通俗地说,新农人以共享农用地,体验农耕、共享农产品为主,新村民则可以共享农用地、集体建设用地、宅基地使用权。“新村民是融村、常住;新农人是体验、消费。”郫都区乡村振兴博览园建设中心主任周路说。

以土地权利共享为核心 四川探索乡村振兴“共享田园”新模式

安农书院(安农书院供图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