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县千村行(235)| 一只“费头子”雪豹的幸福自述

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

川观新闻记者 张红霞 杨树 游飞 文/图

“来看雪豹!”

10月14日上午10时过,车行甘孜州石渠县境内,从4329米海拔往下走。

阳光洒满河谷,水流一路增大,绿色从清浅草色到绿意浮动、绿遍山体,再到树林成行,自然景观随着海拔降低而生机勃发。

听到这声召唤,四川日报全媒体“百县千村行”采访小分队立即兴奋起来,转过一个急弯,汽车停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前。

握着手机、相机,一行人快步进入小院,一只雪豹,带着各种想象,潜身于不可知的院里。

百县千村行(235)| 一只“费头子”雪豹的幸福自述

雪豹自述1:我们的身影越来越被看到

我叫雪豹,在平原地区是一个传说,但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,我是人们生活里常常见到的灵快身影。动物学家定义我:是一种重要的大型猫科食肉动物和旗舰种,因为常在雪线附近和雪地间活动,所以叫“雪豹”。

在猛兽中,我个头不算太大,却被视为“雪山之王”,因为我有锋利的牙齿和坚强的胃,不仅能吃下岩羊等雪地动物,连牦牛也敢来者不拒。

在山多峰陡的四川,我也是山间的主要野生动物之一,特别是在雪山云集的甘孜州--例如“蜀山之王”海拔7556米的贡嘎雪山周围,就有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45座。

我很喜欢甘孜州新龙县、石渠县的雪山,海拔在3000米至5500米之间,阳光充足,野生动物丰富。石渠地处川、青、藏三省区交界,生活雪豹、白唇鹿、黑颈鹤等数十种珍稀野生动物。

2017年11月,新龙县联合猫盟CFCA经过一年多调查,确认境内有“野外猫科”动物存在,那就是在说我和我的伙伴。

其实,在这样的官方调查之外,石渠县真达乡的老百姓更熟悉我们。

在没有红外相机和智能手机的年代,我经常以迅雷不及拍照的速度从他们身边、眼前、视野里跃过,进入他们的谈资和记忆。现在,只要你们走进真达乡老百姓的家里,就会听到他们滔滔不绝地摆起我。

现在,山林间安装了红外相机,护林员24小时巡山,他们都有智能手机,渐渐地,我和同伴的身影走进图片、视频,被广泛传播开来。

2018年5月,甘孜州巴塘县林业和草原局第一次拍到了我的同伴,但足足用了一年半来确认,我知道他们有多惊喜。

今年4月,在新龙县雄龙西省级自然保护区内的一块大岩石旁,红外相机第一次捕捉到我的3个同伴深夜活动的画面。由于天太黑,有一个同伴只有双眼在灼灼闪光。

今年8月16日,在石渠县真达乡神鹿谷景区甲日村一小河旁,村民用手机拍到我的同伴下山喝水,它从容散步的样子,让网友们爱极了。

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

雪豹自述2:我受伤了我没了牙齿

说了半天我的同伴,大家该问了:你是谁?哈哈,也对哈,记者们组团来看我,我总得揭开并不神秘的面纱,认真地亮个相。

我是一只年迈的雪豹,今年11岁,相当于人类70岁高龄。我的牙齿松动、掉落,我的身体在人们看来并没什么异样,可是我知道那里面装着气力衰弱和机能衰退。

2019年11月26日,在雪线活动,我已经好几天没吃到什么东西了,这天我发现了猎物--一只落单的岩羊,在山林间低头寻路。然而,我也同时看到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--另一只年轻的、精力旺盛的同类。平时,我们各自觅食,井水不犯河水,此时,我只希望能与它分享这个猎物。

百县千村行(235)| 一只“费头子”雪豹的幸福自述

我们不可避免地打了起来。已经断气的岩羊就在一旁,但我们需要用武力争取它的归属。我受伤了,原来在鼻下有一块伤口,现在左前肢和右前肢同时被咬穿了,年轻豹子气力是大啊!

就在这时,一阵脚步声从山林间传来,年轻豹子嗅到了危险,纵身离开。我也离开了。后来知道,来人是护林员甲塔,我当时所在的地方是真达乡普马村。我的前后爪往外滴血,再无争夺的岩羊就在一旁,我舍不得离开。于是,我又回到了现场,想等着体力恢复一下后再来品味岩羊。

没想到,过了一会,甲塔和同行也回来了,还带来了兽医。我精疲力竭,也收到了他们的善意,我趴在地上,任由他们检查我的身体,处理我的伤口。当时,真达乡领导立即批了5000元专款,给我医治和购买牛肉,也还奖励了护林员2000元,因为我是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,这样的保护意识值得肯定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