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最后一批贫困县摘帽“大考”在即,考点是啥?备考如何?这场会议说清楚了

川报观察 2020-08-19 20:34

川报观察记者 侯冲

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此视频格式3

四川最后一批贫困县摘帽“大考”在即,考点是啥?备考如何?这场会议说清楚了

凉山州昭觉县树坪乡腾地村易地扶贫搬迁聚居点,该聚居点安置全村268名贫困老乡。

8月19日早上8点半,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,昭觉宾馆。

四川省2020年贫困县摘帽验收工作培训会的参观车队,陆陆续续从这里出发。有人注意到,宾馆大厅门口那块倒计时牌,上面写着“脱贫攻坚决战决胜 距离9月30日仅剩42天”。

倒计时仿佛滴答作响,提醒人们,大凉山深处正进入脱贫奔康的冲刺阶段。

目前,四川88个贫困县中,仅剩凉山州7县尚未摘帽。根据四川相关要求,符合退出标准的贫困县于当年9月底前向市级脱贫攻坚领导小组提出申请。这意味着,9月30日,是凉山7县准备摘帽“大考”的最后期限。

全省最后一次贫困县摘帽验收工作,将重点关注哪些内容?目前凉山7县迎考准备如何?会场内外,这些问号有待拉直。

考点是啥?

综合贫困发生率、脱贫人口错退率、贫困人口漏评率和群众认可度是重要参考

2015年便开始主抓脱贫攻坚工作的越西县委副书记邓萍坦言,自己从未有这么大的压力。

压力来自特殊的时间节点。今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,包括越西县在内的凉山州7县,能否顺利摘帽关系全省、全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

压力来自特殊的考核要求。“省里要求,贫困县退出的硬杠杠是贫困发生率低于3%,但今年是脱贫攻坚最后一年,这个数字要求更高。”邓萍说。

她口中的“综合贫困发生率”,与脱贫人口错退率、贫困人口漏评率和群众认可度,简称“三率一度”,是四川历年来贫困县摘帽重要参考指标。

“贫困县只要‘三率一度’达标,就可以退出了,这是基本要求。”省扶贫局考核处处长薛兵同时强调,今年我省将继续组织第三方评估机构,开展专项检查,关注脱贫稳定性、政策落实情况、巩固提升等方面的工作。

“三率一度”中,最重要的是“综合贫困发生率”,即剩余未脱贫人口占全县人口的比例。到今年为止,凉山剩余的17.8万建档立卡贫困户,人均年收入应该达到4100元以上,同时满足“户六有”,才算脱贫。

错退率和漏评率则分别聚焦是否有贫困人口不该退而退出、应该评而未评的现象,群众认可度则要广泛调查建档立卡贫困户、非建档立卡贫困户、乡镇干部、人大代表等,征集他们对脱贫攻坚工作的看法。

薛兵介绍,目前四川暂定的验收安排是,9月30日前,7个计划摘帽县向凉山州提出退出申请;10月25日前,凉山州完成摘帽初审;11月1日到10日,组织第三方机构对7县进行实地专业评估检查;随后按程序开展公示征求意见、退出审批等工作。

“脱贫攻坚就像登珠峰,我们现在就位于最后一个营地。”培训会上,省扶贫开发局局长降初打了一个比喻,最后一个营地距离峰顶只有800米,但不费一番功夫不能成功。

“胜利在望,别松劲,更不能抢跑。”降初强调,凉山州和7个计划摘帽县一定要按照省里原来脱贫攻坚若干既定方案,务必严格按照时间节点开展相关工作,不准抢跑,不得提前开展验收工作,确保按时保质完成各项工作任务。

如何备考?

扶贫硬件设施都已达标,重点在完善软件资料、查缺补漏和问题整改

袅袅炊烟、淡淡山雾,黄墙黑瓦的彝族新居沿坡而建,错落有致。昭觉县树坪乡腾地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的新村貌,引得喜德县扶贫开发局局长何平拍个不停。

该安置点全部采用轻钢结构,共安置268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,已于今年5月搬迁入住。

“原计划1月31日竣工,但受天气、建材、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推迟了几个月,总算在6月30日前完成搬迁入住。”新居点里,昭觉县委副书记刘建波颇多感慨。

不少人心有戚戚。

今年以来,疫情防控、山火频发、雨雪冰冻天气交织、汛期山洪泥石流影响等,给原本是“困中之困、贫中之贫、艰中之艰”的凉山带来诸多不利影响。

形势却容不得凉山有半点退路。

四川最后一批贫困县摘帽“大考”在即,考点是啥?备考如何?这场会议说清楚了

与会代表在腾地村搬迁新居前拍照“取经”。

“凉山是影响全省乃至全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控制性因素。”凉山州委副书记张伟介绍,做好摘帽验收“备考”,从今年2月起,凉山一月一次研判部署、一月一场战役推动。围绕项目建设、产业就业、特殊问题治理等,凉山7县聚力攻坚——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